丝绸之路起点西安的体育繁荣(上)

字体:【
分享

640.jpg

编者按:陕西体育源远流长,古代体育历史厚重,成为中国体育的主要发祥地;近代体育特色鲜明,以军事训练为主要内容的红色体育,为新中国的体育发展奠定了基础;当代体育生机勃发,202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在陕西举办,将掀开体育强国梦的陕西篇章。“微观陕体”每周三推出,邀您一起感知了解分享三秦大地上的体育文明。

西汉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及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使臣张骞从汉都城长安出发,两次出使西域,克服了重重艰难险阻,沟通了中国与西方各地人民的友谊,也使当时中国独家生产的丝绸源源不断地输往国外,从此中国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正式开辟。从而使古老的华夏文明和西方文明通过丝绸之路得以交流融合,同时也给后人留下了大量的文物和历史遗迹,像那满载丝绸的唐三彩骆驼俑,深目高鼻的牵驼人俑,以及多姿多彩的歌舞人俑,形象而生动的再现了当年丝路的繁忙情景,使人们不由得联想起了诗人留下的“羌女轻烽燧,胡儿制骆驼”的著名诗句。

从公元前202年西汉王朝建都长安开始,到张骞出使西域开创“古丝绸之路”开始,再到唐、宋、元、明、清、民国以及至今,作为丝绸之路起点的西安,先后出土和传世的体育文物至少在千余件以上,这里先挑选五类体育项目,包括舞蹈、骑术、狩猎、球类和百戏,给予简略介绍。

舞蹈

古代的舞蹈,既是娱乐活动,又是身体锻炼。在陕西发现的西汉后期出土的有关舞蹈文物,表现出种类繁多、风格多样的特点,其中还有一部分西域舞蹈的图像。

陕北东汉画像石中有数拾幅描绘东汉舞蹈的图画,其中以米脂东汉墓出土的《东汉七盘、舞蹈图画像石》最为典型,画面分五层,第三层有七盘舞和乐舞图。

640.webp.jpg

△七盘舞蹈画像石东汉,陕北米脂县出土

西安东郊唐银青光禄大夫苏思勖墓有一幅《乐舞图》壁画。图中一舞者深目高鼻,满脸胡须,脸颊涂淡红色,头戴白尖顶胡帽,帽尖倒垂,身穿圆领长袖胡服,腰束宽带,足穿软靴,右腿弯曲,左足着地,扬眉动目,在绿色毯子上展臂跳舞。图中舞者形象和装饰与唐代诗人刘言史的“石国胡儿人少见,蹲舞樽前急如鸟。织成蕃帽虚顶肩,细叠胡衫双袖小”的诗句所描写的颇为相似。舞者应为来自西域的胡人,所跳之舞即当时长安风靡一时的胡腾舞。这幅图画是研究唐代舞蹈及中西文化交流的珍贵资料。

640.webp (1).jpg

△西安东郊,唐银青光禄大夫苏思勖墓《乐舞图》壁画

礼泉县唐郑仁泰墓出土了六件一组的《彩釉陶乐舞俑》。其中舞蹈俑两件。舞者穿丝绸长袖衣,结高髻,以基本相似的动作婆娑起舞,周围有五个乐人在尽力伴奏。整个乐舞俑造型相当生动,充分显示了唐代舞蹈艺术水平的高超。

640.webp (2).jpg

△礼泉县,唐郑仁泰墓出土《彩釉陶乐舞俑》

骑术

西汉时期的骑术文物出土,这在丝路起点体育文化中别具一格。1963年陕西西安红庙坡出土图的《彩绘马术纹铜镜》,现藏西安博物院。铜镜直径27.5厘米,圆形钮座,钮为三轮覆瓦纹,镜背饰红、绿、黑色彩绘。图案分内、外区,内区涂绿色,以云水蔓草衬托,绘制四朵花卉。外区以朱红色为地,绘制车马人物,间以林木花草。专家评价此彩绘铜镜较少见,且此镜除绘有众多车马人物外,还刻绘有出行、骑术、赛马、赛车和狩猎等绘画题材作为装饰,别具一格,是一件反映西汉马术内容的绝佳体育文物。

640.webp (3).jpg

△《彩绘马术纹铜镜》西汉,1963年陕西西安红庙坡出土,现藏西安博物院

唐代,丝路开拓达到了鼎盛时期,受到西域养马事业的影响,唐代十分重视马的驯养,所以,骑术随之获得发展,从丝路起点的骑术文物不断出土,更加印证了唐代骑术的发展。

《便桥会盟图》辽人陈及之绘,画面描述了太宗李世民与突厥颉利可汗在长安城西渭河便桥上相会,订立盟约的一场体育表演,其中引人注目的节目要数骑术表演。画面上有胡人表演女子马背倒立;男子飞马倒立,足蹬一棍,上一人倒立。

1966年,西安制药厂唐墓中出土了一件《三彩骑马俑》。此俑通高38、长52厘米,马作飞腾状,全身赭黄色、间斑纹、鬃尾、蹄均白色,髻、鞍、鞯均为蓝色。鞍上骑俑为胡俑,发分梳两髻,脸略向右侧视,身微前倾作控缰状。这件文物形神兼备,色彩绚丽,堪为唐三彩遗物中的瑰宝,为海内外仅有的孤品。

640.webp (4).jpg

△《便桥合盟图》马术表演之一元,陈及之

640.webp (5).jpg

△《便桥合盟图》马术表演之二元,陈及之

1966年,西安制药厂唐墓中出土了一件《三彩奔腾马俑》。此俑通高38厘米、长52厘米,马作飞腾状,全身赭黄色、间斑纹、鬃尾、蹄均白色,髻、鞍、鞯均为蓝色。鞍上骑俑为胡俑,发分梳两髻,脸略向右侧视,身微前倾作控缰状。这件文物形神兼备,色彩绚丽,堪为唐三彩遗物中的瑰宝,为海内外仅有的孤品。

640.webp (6).jpg

△三彩奔腾马俑唐,西安博物院

此外,西安地区还相继出土了不少与骑术有关的文物。诸如,酱釉马戏纹瓷罐唐代陕西省西安市出土,以及彩绘陶骑马出行女俑.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1991年陕西省西安市东郊金乡县主墓出土,西安博物院藏。胡人骑骆驼俑唐代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彩绘陶胡人骑马俑,唐代,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和三彩骑骆驼胡俑(礼泉县兴隆村一号唐墓出土)等。这些骑术俑集中反映了当年马匹的健壮和胡人善骑术特色,以及中西骑术的交融。另外,还有资料又告知我们,由于唐代盛行骑马,所以也就有了赛骆驼活动,故新疆至今仍有赛骆驼之戏存在。

唐代以后,丝绸之路官道各省区仍盛行骑术活动,如:户县贺氏墓出土的元代《灰陶骑骆驼击鼓俑》就印证了这一点。

640.webp (7).jpg

△酱釉马戏纹瓷罐唐,陕西省西安市出土

640.webp (8).jpg

△彩绘陶骑马出行女俑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1991年陕西省西安市东郊金乡县主墓出土,西安博物院藏。

640.webp (9).jpg

△胡人骑骆驼俑唐代唐代,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640.webp (10).jpg

△彩绘陶胡人骑马俑唐代,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出现在丝绸之路起点——西安周围地区的体育文物可谓丰富多彩,名目繁多。对丝绸之路起点出土和传世体育文物进行粗略概述,目的是让我们从中了解自张骞开创古丝绸之路以后,这两千多年间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在体育文化交流方面所创造的丰硕成果,从而进一步让我们乘当前开展“一带一路”的东风,把体育文化的交流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本篇内容主要给大家梳理了舞蹈和骑术两类体育项目,下篇再给大家介绍狩猎、球类和百戏。(邓李娜)

热点专题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