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关闭

全民全运 | 靳鹏:一名体育记者的拳击梦

字体:【
分享

这是一个属于“融媒体”的新时代,融合本身只是手段,通过融合强化传播效果才是目的所向。值得庆幸的是,咱们的西安报业传媒集团通过资源整合、内部挖潜正在闯出一条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相融合、力争共赢的新路,而我这个从事体育新闻采编工作整整20载的“报纸记者”也有幸受西安发布之邀、以“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的身份参与到了“记者会客厅”视频访谈节目的工作当中。2020年6月,我邀请西安市拳击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俞智敏作客“记者会客厅”,这期题为《迎接十四运,为西安拳击加油!走进西安拳击掌门人》的视频节目虽然只有短短的14分钟,却和拳击这项充满魅力的运动一样,为我打开了一片崭新的天地、让我邂逅了“更好的自己”!

向“中年危机”出拳

20年前,从上海体院体育新闻系毕业的我正式来到报社,成为了一名体育记者。20年间,经过奥运会、全运会、亚运会、世界杯以及大大小小各种体育赛事报道工作的洗礼,与无数教练员、运动员、裁判员相熟相知,他们的努力、拼搏、坚持、智慧和血性也渐渐感染了我,融入了我的血脉当中,于是,一个新的梦想在心中涌动——像运动员一样挑战自己的极限并找到更好的自己。

当然,除了追逐梦想的渴望之外,也有“骨感的现实”带来的压力,因为如今40岁绝非“不惑之年”,相反,生活的重担、现实的无奈、亲人的故去和中年危机的到来,都让人对生活和未来愈发困惑。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对“中年危机”有过定义,它指的是人们在青年时期心理能量主要集中在追求物质性的兴趣上,而挤占了追求精神价值的空间。到了中年,在成功地适应了外部环境或事业有成之后,再无人生目标,这种心理能量由于没有了用武之地而陷入空虚,这就造成了价值的丧失和人格的荒芜。混乱的情绪像一个巨大的灰网,不断捆绑着生活,我这个40多岁的“大叔”急需一种力量来推动自己,从而彻底释放这份“中年压力”,运动、拳击也就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一瞬,乌云背后露出了幸福线

动漫《灌篮高手》主人公之一流川枫选择高中的理由只有一条——离家近,而我当初选择西安秦士拳击俱乐部的理由也是“离家近”,从南二环西安日报办公家属区走路到位于铁通大厦负一层的秦士俱乐部只需几分钟的时间,没想到的是,这个选择十分正确。

两年半之前的那个下午,至今记忆犹新。第一次走进了俱乐部的我有些好奇,更多的是一丝拘谨和紧张,然而,俞智敏老师面带笑容地把一副崭新的大红色拳击手套塞到我手中并说道:“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新家!”那一刻,心被一股暖流所包裹,说不出话的我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在俞老师以及俱乐部众多教练、学员的支持和鼓励下,我像一块海绵一样不断吸收关于拳击运动的种种知识,从基本功到攻防技巧、从体能训练到实战对练、从害怕被打到勇敢出击、从紧张激动到从容淡定,学习拳击的过程让我度过了中年危机、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学习的快乐、让我结交的众多志同道合的好伙伴,最重要的是,让我找到了更好的自己。一路之上,家人的支持、教练的指导、朋友的鼓励时刻感动着我,也让我战胜自我,渐渐完成了从体育记者到“白领拳手”的转变。

2019年十月,第四届“丝绸之路”国际拳击争霸赛“白领拳赛”的舞台之上,我把感动化作了动力,重感冒?肠胃炎?减重带来的疲劳和乏力?训练备战中流过的汗水和留下的伤痛?仿佛瞬间被激情和兴奋取代了,而在获得胜利,举起奖杯的那一刻,所有的感动都化为了感谢、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这,恐怕就是体育最大的魅力!手捧奖杯走在回家路上,刚刚还羞于上台送出祝福的5岁女儿突然凑近我耳边说了一句:“爸爸,你真棒!”一瞬间,我真的看到了乌云背后露出的那道金光闪闪的幸福线……

新生活、新挑战

练拳击的人打架都很厉害吗?这我不否认,但是,这项运动在增强一个人格斗本领的同时更多的是在锻炼一个人的心智和品格。一位小师弟对我说:“我对拳击啊,是越来越喜欢,越陷越深,我喜欢它灵活的脚下步伐,我喜欢它让人琢磨不透的躲闪动作,我喜欢它虚实结合的拳法和常常需要逆向思维解决问题的训练、对抗方式,我更喜欢上了擂台以后顽强拼搏,永不言弃的那种精神!”我笑道:“你把师兄的‘台词’都抢啦。”

如今,我也开始尝试给拳击“小白”们普及拳击知识了。这些人中有师弟那样的中学生,也有报业集团的同事和朋友的孩子,而在他们人生的第一堂拳击课上,我都会告诉他们:“你的新生活要从学会不怕挨打、不惧困难开始,当你通过不断努力最终克服了那种恐惧心理后,今后生活中很多事儿就都不是事儿了。”

以主持人的身份走进“记者会客厅”,我很从容,尽管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项全新的挑战,但我相信,只要付出了心血和才智,我们这些传统媒体从业者在融媒体时代做出的种种尝试和努力终将开花结果,没错,和练拳击一个道理!

热点专题
相关链接